【羊水宴 (孕妇)】(06)【作者:sa080691】   都市激情 
字数:336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10

  怡君无法忍受阵痛的折磨,钢管舞失败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着。怡君本能地把身体紧缩成保护着孕肚的蜷缩姿势,却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抓起了手腕硬是从地上拖起。工作人员粗暴地将她手腕绑住、再三捆缚像是囚犯的手铐一般,然后把怡君的手往上拉,强行露出她雪白的大肚子。宫缩已经几乎没有间隔了,临产的孕体又被人粗鲁地对待,胎儿在子宫内似乎也表达着抗议。就在怡君痛到翻起白眼时,身体的挣扎将腰部和孕肚向前挺起,挺立在众人眼前的孕肚不只看见一阵阵的紧缩,还隐约可见孕肚上缘,有一双小小的脚掌形状鼓胀着。

  「你看你看,孩子在踢她肚子殴」

  「哈哈哈这小崽子很不安分啊」

  「唷,美女,要不要赶快把孩子给生了啊」

  怡君痛极大哭,缺少临产经验的她又不知道自己的产程进展到甚么状况。只感觉自己的产道越来越强的梗塞感,孩子的头想必是紧紧顶着子宫口。怡君正想调整呼吸的时候,工作人员又提着她的手腕再次拉起。惊呼声未落,怡君的手腕已经被牢牢地捆绑在钢管柱上。双手被反绑在钢管上,身体被提起到怡君垫着脚尖才勉强能搆到地板的高度,这下怡君连脚踩的施力点都找不着了,浑身毫无借力地几乎悬吊在钢管上,这姿势让她想挣扎都使不出力气,更不用说挤出分娩的力道了。

  「呜……不要…不要这样,让我生…拜託,呜呜…」

  「怡君小姐,我们当初签的契约就是要满足客人。现在的状况是,你必须先想办法让眼前的宾客们满意,他们满意了,你自然就可以专心生下孩子」

  工作人员不带感情地解说了现在的状况,一边挥手示意台下,底下怡君的观众们早已按奈不住,纷纷解开了裤带走上舞台。他们可是付了大把的金钱来这里,如果没办法看到临产的钢管舞,那就要自己动手寻找其他的满足了。七八个大男人就这样围了上去,十几只手掌在泣不成声的怡君身上游走……

  玄子在一旁看着怡君娇小的身躯经历这样的折磨,背脊一阵发凉。呆了半晌才回神,知道若不认真跳好钢管舞势必要遭受更大的磨难。尽管已经痛到四肢无力,玄子依然咬着牙扭动着腰身。尽管靠着意志力坚持,嘴里仍不时传出苦痛的闷哼。硕大的胸部跟随着身体的旋转甩动,咬紧的牙关伴随着宫缩的节奏呻吟,发硬的肚子牵动着全身敏感地颤抖。而在一阵阵天旋地转的离心力下,孩子的头部更加顶开了微张的子宫口,玄子在剧痛里感觉子宫口不是自己收缩着张开,更像是在钢管舞的律动里被离心力甩开的。玄子自知破水在即,必须把握时间做在节奏的高潮跳出最完美的姿势- 空中倒立。

  玄子做好了觉悟,双手抓紧了钢管的上端,双脚用力地一蹬,忍着自己宫缩疼痛的极致,用尽了腰力将下半身腾空撑起。这个腰部的用力耗尽了全子全身的力气,嘴里再也没办法忍耐了,从压抑着的呻吟变成了痛苦的哀嚎。这时玄子全身腾空,双腿大开地对着观众席,观众在这短暂的时间完整地看见了玄子紧绷到极限的阴部。此时玄子纯白的内裤已经湿透,湿布料紧紧贴着阴部,半透明地将玄子的临产阴道全部秀给了观众。

  「哗……玄子小姐的内裤全湿了耶,这真的不是破水吗」

  「这味道摆明了是体味不是羊水味,那湿漉漉的是汗啦」

  「玄子小姐……还没破水就湿成这样了呀」

  维持着这腾空双腿大开的姿势,肚子的一阵强烈收虽让玄子差点后继无力。玄子深吸了一口气,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,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双手和腰部,最后一次将下半身完全顶向了天。在身体到达最高点的时候,双脚往天一伸,右脚的膝盖内侧成功倒立勾住了钢管,台下欢声雷动。经历了这高难度的动作,玄子浑身已经虚脱乏力,总算勾住了钢管找到喘息的借力点。在成功倒立的那一瞬间,玄子感觉到在浑身用力的挤压之下,肚子里有一阵只有自己听得见的「啵」声响,她知道,羊膜破了。这一次破水在钢管舞的高难度动作之间发生,台下观众并没有察觉。只是在玄子身体摇晃的时候,少量破体而出的羊水被甩向了观众席。正在欢呼的观众们则是渐渐注意到了…

  「啧啧啧,刚刚这一甩身,甩出了好多汗呀」

  客人只觉得是被汗水甩到脸上,正要擦拭的时候发觉一股异样的气味「嗅嗅……等等,这不是汗水,这是羊水啊!」

  「甚么?你说甚么?羊水?」

  「破水了!玄子小姐破水了!!」

  这消息一传出来,台下观众的情绪爆炸了。竟然在高难度的钢管舞里破水,这可是羊水宴俱乐部前所未有的奇事。少数几个被羊水喷到的幸运儿陶醉地舔拭带着极强烈汗味的羊水,玄子强烈体香的香汗和腥骚的羊水混合在一起,这滋味妙不可言,瀰漫在空气里让所有人为之陶醉。

  玄子自己则是沉浸在极大的痛苦里,破水之后子宫的收缩力度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,玄子自知钢管舞是没办法再跳下去了,勉强维持着倒立的姿势缓缓下降。玄子双脚紧紧勾住钢管,因着倒立姿势且穿着内裤的关系,羊水流出的并不多,只随着子宫的收缩缓缓地从阴道里被挤出一些。羊水从阴道口流出,流过玄子的阴腹,绕过宫缩不已的巨肚,顺着腰侧流向了玄子的胸口。玄子的巨乳在倒立姿势里垂向自己的脸部,羊水从侧腰汇集到乳沟,然后顺着乳沟的方向和垂流的乳汁汇合,直接滴上了玄子的脸。玄子嚐到自己的羊水极是不舒服,一阵噁心之余差点松开了双手。这半晌的松懈让玄子的身体往下坠了几公分,一瞬间的下坠感吓的玄子赶紧紧绷全身的肌肉避免摔个半身不遂。而这一瞬间的坠落、紧绷,让玄子的羊水又被甩出了更多,喷撒在飢渴的观众脸上,也更多地流在玄子的身体上。此刻玄子可说是全身沾满了自己的羊水和乳汁,全身的体香汗香乳香都夹杂着羊水的腥骚。忍着破水之后的强烈宫缩,缓缓地、小心翼翼地垂降自己的身体,准备落地后开始专心分娩。

  玄子倒立着双脚夹紧钢管缓缓下坠,而钢管紧贴着大腿内侧和阴部,顺着玄子降落留下了一长条羊水轨迹。钢管在羊水的滋润下更加闪耀,玄子这场钢管破水秀把全场气氛推向了高潮,却也有点失控。玄子满心担忧,这群观众们被挑动到极致的情绪会怎样地折磨临盆的孕妇,这场羊水宴的考验从现在才要开始……
  此刻王董在台下看着玄子的演出,他知道这会是玄子生涯最后一场羊水宴,明天开始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地下情人了。因此王董也不担心其他男人会怎样玩弄玄子,玄子这时候表现得越骚,以后侍奉自己就越值得期待。而此刻玄子浑身沾满了羊水、乳汁和汗水的气息,就像他上一次用羊水涂抹玄子那样,王董最喜欢的就是玄子独特的气味。现在这气味飘散在观众席中,以后这气味就会是王董一人独享,现在让那些男人爽一爽也不是坏事。想到此处,王董嘴角泛笑看着玄子,直到和玄子对上了目光。

  玄子在极强烈的阵痛里费尽了全身的力气稳住身体,缓缓降落到地面时玄子已全身脱力,双手双脚一摊,直接大喇喇地将阴部展现在观众眼前,自己只能顾着大口喘息。这时玄子的晚礼服已经全部湿透,混杂着汗水和羊水还有乳汁的晚礼服成了观众竞标的目标,喊价竞标的时刻成了玄子储备体力的机会。浑身虚脱地重重喘气,任凭着男人脱掉她的衣服和内裤,一丝不挂地躺倒在舞台中央。内裤被脱下来的瞬间,羊水开始大量涌出,观众们一拥而上。由於人数众多,不可能让人们擅自凑上来用嘴舔,一群手掌只自顾自地抚摸玄子的身体,玄子的羊水和乳汁沾附在手掌心的味道,这就是羊水宴的极上美味。

  当玄子被男人的手掌包围的时候,一旁的怡君也早已破了水。只是观众的注意力都被玄子给吸引,怡君身旁只剩两个男人,因此男人们可以更仔细、更彻底地享受怡君临盆的身体。只见一个男人直接趴在怡君的胯下,下半身汩汩流出的羊水直接流入男人贪婪的嘴里,另一个男人则钻到了怡君的背后,双手从腋下抚摸着怡君肿胀的巨乳,双手湿漉漉地全沾满怡君的乳汁。怡君上下交杂的快感不时地被宫缩打断,然后再被加重的刺激,一阵快感一阵痛感的怡君连叫声都混乱了,已无法分辨是苦痛哀嚎还是愉悦呻吟,或许两者已经完全同步了。

  这时,有人提议乾脆让两个破水的孕妇一起在舞台中央表演,并不怀好意地拿出让众人惊奇的玩具—俗称双头龙的双头假阳具。

  看到这玩意儿,玄子和怡君同时倒抽了一口气。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折磨,玄子闭上眼不敢想像,怡君则是嚎啕大哭。羊水宴才进行到一半,真正的高潮现在才开始……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